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抬阁(芯子、铁枝、飘色)(肘阁抬阁)

  他认为,《黄金原野》的架构与大刘早期的短篇相比,故事连贯性的重要性超过了单纯作为推动情节转折的技术设定。

  同时,小说的主人公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带领读者体验故事情节。“作者不仅以回忆的方式叙述了故事的背景,更是鲜有地对主人公的心绪进行了种种描写。”

  朱进觉得,刘慈欣作品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其一贯的宏大图景”。

  “故事本身的设定不见得一定要多么恢宏,但最内核的纲领一定是关乎全人类的未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故事总能抓住大家内心深处最感动的点:不是对故事情节或某个人物命运感性的感慨,而是对刘慈欣笔下苍茫宇宙中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命运因理智而生的触动。”他说。(完)

  10

  高校艺术学科改革成果分享

admin
非遗中国:抬阁(芯子、铁枝、飘色)(肘阁抬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