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董正贺:我在故宫45年就做了这一件事儿

  活动现场,华都建筑方队、华远卫士安保方队、商鲲教育方队、中瑞祥合建筑方队、千翔安保方队、华峰建筑方队、金太保安保方队、新丰源电力方队、天明酒业方队、河南驻京办“河南人之家”方队、河南在京商会方队、北京河南戏迷方队等十余个方队,整整齐齐,颇为震撼。这些方队中的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河南人。

  除了多个方队之外,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大杰出外来务工青年周国允,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奖章获得者李高峰,全国道德模范李守禄,中国好人、北京市劳动模范张喜忠,首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张连友等在京优秀河南务工人员代表,也来到了现场。

  “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也是干出来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都表达过尊重劳动、关心劳动者的理念,让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深入人心。

  仿佛就在不久之前,主流舆论还在讨论“如何拯救传统文化”,而现在,这样的讨论似乎已经失去意义。然而,崭新的局面,也带来了值得关注的新问题——传统文化为什么突破了过去的传承困境,这股传统文化的复兴潮流为什么来得如此迅猛,今天的年轻人为什么对传统文化如此钟情?

  显然,这一系列“为什么”的答案,绝不会是任何一个单一要素,而必然是多种社会环境因素的共同作用。而在诸多影响传统文化“再流行”的要素当中,最关键是两个:社会发展的需求与产业资本的流动。只有摸清其对传统文化复兴的具体影响,我们才能对这股潮流的本质有更深刻的理解,从而更好地认识、融入、引导这种潮流。

  在这两大要素中,更重要也更基本的是社会发展的需求。任何一种潮流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兴起、流行,其原始动力必然是其迎合了当地社会在当时的某种迫切需求。工装裤的流行,迎合了二次工业革命中社会大众对生产便利的追求;摇滚乐的流行,迎合了二十世纪中叶发达国家青年对社会结构的反叛;社交网络的流行,迎合了当代人在网络时代对更丰富的人际联结的渴望……正如这些例子一样,原本给人以高深、保守、小众印象的中国传统文化,能够进入流行的殿堂,重新焕发出四射的生命力,同样与中国社会在今天这一发展阶段的特定需求密切相关。这个需求,便是一个社会在崛起、上升期产生的自我认同与自我肯定的需求。

  比如,文艺复兴使得欧洲走出了中世纪的漫漫长夜,取得了辉煌的社会成就。这场实质上的进步性社会变迁,之所以被冠以“复兴”之名,便是因为当时的欧洲人面对新取得的社会成就,选择了将自己从古人那里继承而来的文化遗产作为精神认同的对象。而在近代日本的发展进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从发现自己落后时的“西化”,到初步崛起后的“复古”的变化。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本质上是对本文化族群的历史的认同,因此,当一个社会处于上升期时,人们便会主动地去发掘传统文化的闪光点,从其中找到自我认同的来源,而反过来看,当一个社会面临内忧外患时,传统文化则常常成为批判与省思的对象。

admin
董正贺:我在故宫45年就做了这一件事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